cc1er妙趣橫生小說 正德崛起 線上看-第一千一百二十章這事我幹就行分享-gdlnb

正德崛起
小說推薦正德崛起
厅堂之中。
颠峰之宿命传说 压低帽檐
徐宁在向朱厚照行完君臣之礼后。
抱拳静静跪伏于地,等待着朱厚照的后续旨意。
站立在旁边的陈远,徐进虽在之前并未谋面,但是因为来之前对天津卫诸般事情有所了解的缘故。
所以在看到陈远身上的官袍,就隐隐大概猜测出了对方的身份,朝着其扫了一眼之后,急忙收回视线,乖乖跪在地上不敢乱动起来。
徐宁满面淡定,跪伏于地静静等待着朱厚照的旨意。
一旁的陈远却是眉头微皱,目光不断在徐宁和太子殿下身上游走,心中对于这突然出现的五万大军,更是五味杂陈、复杂异常。
太子殿下在此时突然调兵前来,而且一调动就是五万之数,陈远明白,若是没有合适的言辞借口,就是弘治皇上,也不可能一下子调动这般数量的兵丁来此。
旁的不言,之前太子殿下想调派大同边军来此的时候,费劲心血到最后,不还是一事无成?
而且从这调派兵马的时间来看,十有八九就是在自己奏报女真余孽混入天津卫城之时,太子殿下就向弘治皇上上呈了这调兵的奏章。
太子殿下亲自调兵!
弘治皇上即刻应允,并迅速调兵前来。
这般来看的话,岂不是说皇上和太子,对待自己在天津卫的所作所为,都是甚为不满?
陈远一想到这里,脸色变得越发煞白的同时,悲戚的神情也开始出现在眉宇之间,心中更是越发惶恐起来。
而就在他胡思乱想之时,耳旁传来了太子殿下的话语声:
“徐爱卿平身!”
“谢太子殿下!”
跪在地上的徐宁,在磕头谢恩之后,利落站起身形,躬身拱手继续奏报道:
“启禀殿下,五万兵马此刻已经到达天津卫西门城下,听候太子殿下调遣!”
一旁的陈远,在听闻到徐宁的话语之后。
心中猜测得到确认的他,眼睛猛然瞪的老大不说,脸色也开始变得越发煞白,心中苦涩不已的他。
此刻更是后悔不已,后悔当初的自己,为什么不早早发现这些女真余孽的迹象,为什么不早早发现天津卫城的汹涌暗流。
若是自己再稍稍细心一些的话,也许之前的那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,纵使发生,也会早早被自己扼杀在幼苗阶段。
想到这里的徐宁,神情惶恐不已的他,老老实实站在原地,静静等待太子殿下对于他的处置起来。
朱厚照坐于椅上,听闻到徐宁的奏报之后,点了点头的同时,缓缓说道:
“尔等先兵分两处,去原有的天津卫和天津左卫营地落脚。
本宫听陈远说,这两处的营地乃是太宗皇帝所建,但是因为这么多年一直未停止过修缮的缘故,所以房舍都还能用。”
躬身站立一旁的徐宁,听闻到朱厚照所言之后,眉头微微一皱,目光悄悄朝着一旁的陈远望了一眼,当他看到陈远那满面煞白一脸惊惧的模样后,下意识的就以为是这陈远进献谗言,蒙骗太子殿下。
见到这般情形的徐宁,眉头微皱的同时,更是做好了一旦房舍不行,即刻向太子殿下奏报的缘故。
要知道此刻不是春暖花开之际,如今正值寒冬,且不言房舍破旧无法住人,就说这上百年的房子,一旦被大雪压塌的话,届时先不说自己会被受到问责的事情,就是这房舍里面的兵丁,也将死伤难免。
从不拿手下兵丁性命开玩笑的徐宁,此刻已经在心底暗暗打定了念头,一旦事有不殆,定要奏报朱厚照,让其识奸惩佞,将朝臣队伍之中的鱼目混珠之辈清除。
就当徐宁暗暗打定念头之际,却忽的听到,耳旁竟然传来了朱厚照的一声嗤笑。
徐宁听闻到这般动静,有些不明所以的同时,忍不住抬起头朝着朱厚照望去。
而坐于椅上的朱厚照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,脸上带着笑意的他,继续冲着徐宁说道:
“徐宁,说实话,别看这陈远如何跟本宫保证,但是这百十来年的房子,能不能用本宫心中也没有底气,所以你待会跟着陈远到了地方之后。
先去查看一下那些房舍,若是能用的话,你就直接扎营就是,若是不能用的话,派人前来奏报本宫,届时本宫在为你们寻找落脚之处。”
朱厚照说完这句话语,稍稍停了一下之后,一脸笑意的他,继续说道:
“实在不行的话,届时天津卫还有大棚,大不了本宫看看还有没有没栽种完全的所在,交由你们居住,反正房子够用,叫那些兵丁不要多想就是。
本宫既然把你们调来,就绝对不会薄待你们,安心就是!”
徐宁听闻到朱厚照的这番话语,心中一暖的同时,更是赶紧躬身拱手,满面激动的对着朱厚照行了一礼。
接着直起身形的徐宁,下意识又朝着一旁的陈远看了一眼,当他看到陈远那仿若又白了几分的脸色之后,眉头顿时开始皱了起来。
铁胆奇梦 冷眼望天
不过因为有了方才朱厚照话语的缘故,此刻的徐宁,原本还担心这时节会住帐篷的他,倒是心中一松,至于一旁陈远的神情变化,徐宁已经不放在心上了。
就如太子殿下方才所言,若是真不能住的话,自己再回来禀告太子殿下,让其将他们安置在那大……大棚之中就是。
想到这里的徐宁,心中微微一松的他,之前的担忧和焦虑情绪,彻底消散皆无。
不过一旁的陈远,在听闻到朱厚照的这句话语之后,不知朱厚照只是小心之举的他,还以为自己丢了圣心,惊慌和恐惧后悔的心情,开始变得越发浓郁起来。
霸道重生:狂鳳炙愛
一心想着怎么挽回圣心的他,更是心思百转,陷入到了苦思冥想当中。
朱厚照见到营地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,稍稍沉吟的他,继续出言吩咐道:
“营地有了,但是训练你们的教官,如今还在往这边来的途中,所以这些时日,你们适应一下周边的情况,然后将你营地修整一番,做好万全的准备就是。”
“训练?教官?”
徐宁听闻此言,顿时一愣。
弘治皇上只是将他们调拨至此处。
原本徐宁以为,他们此行是来保护太子殿下。
承担其亲卫之职的,可是谁曾想到,却从太子殿下口中,听闻到了这般话语。
此刻眉宇之间遍布惊诧神色的徐宁,一脸震惊的朝着朱厚照的方向张望着,稍稍呆滞了几息之后,意识到自己有些逾越的徐宁,赶紧借着躬身行礼的动作,来掩藏自己的逾越之举,接着开口奏报道:
“启禀殿下,卑职之前曾在宣府边关担任过总兵,对于军事和训练,也算是薄有经验,而且此次所来天津卫的一众兵丁,均是从京营之中调拨的精锐之士,故而卑职认为,这训练一事……由卑职负责就可。”
徐宁一番话语之后,到了最后终于还是图穷匕见,将自己的目的如数说了出来。
徐宁这般言辞,并不是随意一说,从其年纪轻轻,就能在九边之一的宣府担任总兵一职,就可看出其能力非庸俗之辈。
就连旁边一直在思索如何挽回圣心的陈远,当他听闻到徐宁的这般话语之后,都忍不住抬起头,一脸诧异的朝着他望去。
朱厚照听到徐宁的话语,面上非但没有恼怒的模样,反而还微微有些喜悦的神情,朱厚照看着面前躬身请命的徐宁,露出满意神色的同时,开口说道:
“教官和训练的事情,你就不要过多插手了,到时候莫说是那些兵丁,就是你这总兵一职,也同样要参加受训!”
嗯?
徐宁听到这里,顿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,满面疑惑的他,忍不住抬头朝着朱厚照的方向望去。
天後前的形容詞
朱厚照看到徐宁这般神情,摇了摇头之后,索性也不再继续卖关子,而是直接说道:
“西苑千户所你知道吗?
或者说今天本宫率兵将达延汗追出塞外的事情,你听说过没?
此次训练你们的,就是他们!”
嘶!
猪仙养成记 鱼子丘
徐宁听闻此言。
顿时瞪大了眼睛。
满面不可置信的同时。
更是一脸惊诧的朝着朱厚照望去。
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,训练他们的居然会是闻名于京中的西苑千户所。
要知道太子殿下这支亲卫的名字,无论是在大同边关,还是在京师之中,那可都是响当当的存在。
当年仅仅只是凭借着一个千户所的兵力,就能将鞑靼小王子数万兵马赶出塞外,此等丰功伟绩,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差不太多。
京师之中,虽然有些文官武将,对于太子殿下和西苑千户所的实力存疑,但是因为他曾经在宣府担任过总兵的缘故,所以曾经为了此事,特意书信宣府。
当得知到事情其实比这传闻的还要夸张之后,徐宁震惊之余,更是对这存在于传闻之中的西苑千户所仰慕不已。
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,有一天这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军伍,居然能充当他们的教官!想到这里的徐宁,神情顿时变得越发激动起来。
不过这般激动的心情,还不待持续多久,很快就被另外一件更让人振奋的事情所替代。
身体开始微微有些颤抖的徐宁,呼吸的频率突然变得加快了许多,快速朝着朱厚照行了一礼之后,就开口向着朱厚照问询道:
“启禀殿下,据……据卑职所知,那西苑千户所可是火器军伍,等卑职和一应兵丁全部训练完成之后,卑职到时候是如现在这般使用刀箭,还是说……还是说……”
徐宁说到这里,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,满面激动的他,呼吸开始变得越发急促的同时,最后的那两个字眼,却一时说不出口起来。
坐于椅上的朱厚照,见到徐宁这般模样,微微笑了一下之后,不待他的话语说完,就直接替他答复道:
“火器!”
轰!
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。关注VX【书粉基地】,看书领现金红包!
徐宁的脑海之中,仿若一道雷鸣闪过一般。
胸口剧烈起伏的他,满面激动的看向对面的朱厚照。
激动兴奋的心情,更是已经溢于言表,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开始变得通红起来。
朱厚照看到徐宁这般模样,想了想还是开口补充道:
“虽然后续是准备让你们如西苑千户所一般,全部使用火器,但是眼下,你们还是以完成训练为主,并且在训练的过程中,西苑千户所的众人,也会实时的考核你们,去伪存真。
将你们这些人之中,不适合或者说不合格的存在,直接刷下去。
所以说,汝等也莫要疏忽大意,好好完成训练,通过西苑千户所的考核之后,一切才是真正的开始!”
徐宁正在激动的时候,忽然听闻到了朱厚照的这番话语,顿时仿若一盆冷水淋在他的头顶一般,原本激动异常的徐宁,顿时开始变得冷静下来,面朝朱厚照的他,躬身抱拳,话语铮铮的开口保证道:
“请殿下放心,卑职回去之后,一定勤加嘱咐,将殿下的苦心告知一众兵丁,确保此次所调拨过来的五万人,尽数通过西苑千户所的考核!”
我的蘿莉成長史
朱厚照听闻到徐宁这般话语,面露笑意的同时,更是忍不住轻轻点头,开口赞许道:
“好!好!好!
希望届时真能如你所言,本宫定当翘首以待!”
山花灿烂 隽眷叶子
“卑职保证,定不会叫殿下失望!”
徐宁义正言辞,保证的话语更是脱口而出。
朱厚照见到他这般信誓旦旦的模样,眉宇之间的满意之色,开始变得越发浓郁了起来。
忽的想起一事的朱厚照,继而转头看向一旁的陈远,刚要开口说话的他,见到陈远这般脸色煞白,满面惶恐模样的时候,眉头顿时就是一皱。
刚刚因为徐宁表现而心情大悦的他,在看到陈远这幅模样之后,顿时仿若火苗碰到了寒冰一般,朱厚照虽然不明所以,但是很好的心情,还是被陈远冲撞了一些。
虽然不悦归不悦,但是该交代的旨意,还是得交代下去,所以朱厚照也只是在眉心微皱之后,就抬头看向一旁的陈远。开口召唤道:
奇门异行录 零点浪漫
“陈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