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都市言情 紅樓春笔趣-第七百四十八章 自此之後,無懈可擊!推薦

紅樓春
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
门外的话,传入房间后,一众女孩子们都惊呆了。
王夫人,竟干出这样的事来!
所有人都心惊恐惧,连凤姐儿一时都忘了娘家事……
不是她薄情,只是她再明白不过,如今她还能好好活着,自在高乐的在荣国府当家做主,谁也不能将她如何,全因贾蔷在。
一日贾蔷不在了,莫说王夫人、邢夫人、贾琏等,就是贾母都饶她不过。
贾家负她,她负贾家。
所以,一个个都无比担忧的看向门口方向,等待贾蔷如何应对。
独黛玉一人,因事前就知道了事情原委,为此还被某人好生轻薄了番,所以此刻虽面上作出震惊模样,可也并无如其她人那样恐惧落泪。
也是大家纷纷被这个噩耗所惊呆,所以才没发现黛玉演技略显小尴尬……
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你回去告诉先生,请他勿要担心,此事我自会应对,先生不必为我出头,以免牵扯其中。”
贾蔷水波不惊的淡淡声音传来,随后信使离去。
贾蔷再进来时,诸女孩子们纷纷迎上前,担忧的望着他。
凤姐儿更是面色苍白,颤声道:“蔷儿,该如何是好?”
贾蔷目光扫过诸人后,轻声道:“眼下先不宜声张,不然两江总督李睿非但不会卖我一个体面,还会将四大家族所做之事,摊派到我和先生头上,送折子进京弹劾,以置我于死地。”
凤姐儿泪流不止,看着贾蔷道:“蔷儿,要不,咱们走罢。你不是总说日后要出海么?外面虽没家好,可以你的能为,总能活下去。”
香菱、晴雯、平儿等连连点头,探春、湘云虽面色复杂悲痛,不忍和京城那边离别,可心里也开始畅想浪迹天涯、云游天下的漂泊生涯。
神奇小农民
那该要做出多少诗词啊……
贾蔷却摇了摇头,对凤姐儿道:“还不到那个地步……再者,这次采生折割大案,果真牵扯其中有罪证者,死有余辜,我救不得。可如你父亲那样的厚道之人,我岂能见死不救?无论如何,我都要将无辜者救出。但是……”
贾蔷深吸一口气,看着凤姐儿道:“如果,有人真的参与到这一令人发指的残害孩童大案中,我也不能昧着良心去强行捞人。眼下京里那些人,我不放在眼里。因为他们之所以想要害我,想要杀我,是因为我和先生的作为,触动了他们的利益,他们才想杀我而后快。可是,先生和我的所作所为,有利益朝廷,有利益黎庶百姓,有利于大燕万世安宁之社稷根基!此路虽艰难险阻,便有千万阻力,吾亦往矣。纵九死而无悔也!
那些人想凭莫须有之名,杀不死我。可若是,我强行捞出犯下丧心病狂十恶不赦之罪的犯人,他们就会以此为刀来杀我。我不怕死,却不能死。我若死了,谁来保护你们。
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所以,如果有力所不逮之处,二婶婶,莫要怨恨我。”
凤姐儿早已感动的心都化了,大哭道:“不恨,如何会恨?果真救不得,那也是他们的命。蔷儿,可不能强为之,若反连累到你,我也没面目再活下去了。”
旁人也暗自点头,以为凤姐儿还算明理。
独黛玉扯了扯嘴角,不动声色的狠狠瞪了贾蔷一眼。
这坏人,哄女人的能为真是出神入化。
为了不让凤丫头生怨,他也算费尽心机!
当然,她也明白,此事不止是为了凤姐儿,也为他将这么多亲族送上死路明正典刑,寻一个由子……
虽然贾蔷已经将事都推到了两江衙门,可他见死不救,在当世来说,仍属宗族大忌。
大义灭亲在当下这世道里是没有道理的,亲亲相隐才更和天理人性。
贾蔷坐视四大家族覆灭而不出手,无论如何,都会担上一个刻薄寡恩无情无义的名声。
但有了京城那一出,他在家中戴罪,反倒是个好由子……
念及此,黛玉也不过分拈酸了……
黛玉见贾蔷看来,知道她要出面了,不然破绽太大,因此上前轻声问道:“京里那边,果真不要紧?”
贾蔷摇头道:“那些罪名都是莫名其妙,莫须有之罪名,我又岂会惧之?林妹妹放心,我一路行来光明磊落,纵称不得好人,却也从未伤害过一个无辜者。虽谈不上坦坦荡荡,可二太太血书上说的那些,我又怕哪一条?没关系的。”
说罢,又对可卿、平儿、香菱并探春、湘云等人道:“都放心,我最是惜命,绝不会轻易赴险。”
探春道:“我们又不懂外面的事,该如何你且做主就是。果真能回,就一道回去。若不能回……不回便是。”
八夫临门
湘云笑道:“我也早没了爹娘,又没个兄弟手足,蔷哥哥护我周全,给我寻了个家。果真回不得京,再去旁处再起个家就是。荣华富贵是家,草屋茅舍也是家。没有勾心斗角,没有坏人使坏,过的岂不自在?”
贾蔷还是很感动的,对于前世的女孩子,若是说一句愿放弃一切和你浪迹天涯,就已经让人感动莫名,更何况当下?
探春有父母双亲和兄弟在京,湘云也有贾母在,她二人能说出这番话来,着实出乎贾蔷意料。
他原以为,二人会请他派人送她们回京……
黛玉都意外的多看了二人一眼,忍不住啐道:“我瞧你们两个是在外面逛疯了,连家也不想回了。”
探春挑了挑修眉,道:“林姐姐,这样大的事,我们岂会儿戏?”
探春此刻看起来,又飒又果决,道:“京里虽有荣华富贵,而蔷哥儿若逃亡天下,路上许是又苦又累,可即便是那样,我们也愿意痛痛快快的走一遭。国公府里没我们,他们一样该高乐的高乐,原不值当甚么。不如随蔷哥儿四处走走看看,果真一日没了,也就没了,心里不会有甚么不甘和埋怨。”
湘云更直接:“我在史家已经没容身之处了,蔷哥哥若坏了事,我在贾家也必不为人所容。且只看他们那样胡孱乱为,国公府也支撑不了许久,回去又能做甚么?不若随蔷哥哥、林姐姐一道,四海为家。林姐姐,你不会不要我们跟着罢?”
黛玉心里也感动之极,面上却啐笑道:“一个个尽想美事!要走你们自己跟着去,我可不去的。”
步步逼婚,早安老婆大人
“啊?!”
不少人都惊呼一声,狐疑的看向黛玉。
该不是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”罢?
黛玉暗中观察了圈,气的暗自咬牙,心中记下小本本,回头一个个寻算账。
贾蔷笑道:“林妹妹是信我,也信先生,所以必是要随我回去的……好了,都别胡思乱想了,有我在,有先生在,又岂会被一毒妇翻身所害?你们该如何就如何,我现在去两江总督府,尽力救人。这次就不去逛秦淮河,明日午时,启程回京。”
……
江宁,两江总督府。
中堂,李睿看着与他平坐的贾蔷,心中感慨万千。
林如海当真有个好弟子,有个好女婿啊。
为了支持林如海这个先生,为了新政,连至亲之族都能卖,还卖的这样彻底。
一举解决了他这个新任两江总督最为棘手的难题之一。
只是……
“宁侯,果真不再多捞几人出去?此案虽恶劣,但可只严惩罪首。该凌迟的凌迟,该腰斩的腰斩。罪责轻些的,流放三千里。但本督看了看,还有些的确不大知情的人,宁侯多捞出去几人,也好与世人一个交代。”
李睿平日里官威甚重,这会儿却是好言相劝。
他倒不是畏惧贾蔷甚么,他后面之人是当朝元辅半山公,只要公正行事,他不惧任何权贵。
但,李睿却也忌惮贾蔷背后的林如海。
眼下或许利用贾蔷将四大家族搬倒搬的痛快,可回头贾蔷被世人指摘德行刻薄孤寡时,林如海却不会放过他……
所以,李睿倒愿意做个顺水人情。
不想贾蔷却摇头道:“督臣好意心领,但采生折割,有伤天和,践踏百姓生而为人之尊严,我深恨之。不将所有涉案之贼斩尽杀绝,不将此案办成让世人瞩目,让贼子再想下手心中胆寒的大案,本侯愧对束发以来所读圣贤之书,也无颜面对先生之教诲。
原该亲自将那些人一刀刀全部活剐了,只是没想到,竟会牵扯到亲族,痛心疾首之余,也不得不避嫌一二,只能劳烦督臣大人。
督臣为我名声着想,我心中明白,也十分感激。能将几个无辜之人捞出,督臣已经仁至义尽,回京后,本侯会同先生还有半山公说明。”
李睿闻言点点头,迟疑稍许又道:“虽然那些人罪大恶极,但依大燕律,还不到抄家的地步。四大家族的族田族产,也并非都是他们的。那些家老只是代管……”
贾蔷道:“那些家老名下一定有不少私田私财,将那些抄了,必有不少。余者,我会让他们尽快卖地。督臣用从那些家老手中抄得的银钱,将剩余田地买成官田,金陵四家的麻烦,也就解决大半了。但务必要公平。”
事后,他会派人去关照关照族里的本分老实之人。
那么大一家子,总不可能都是忘八蛋。
回头再将京城遇到的风波四处散播散播,指责他冷血的人,应该就不多了。
而从今之后,贾家无论是京城还是金陵两宗,都再无致命的短板,不会再有拖后腿的猪队友。
他也可轻装上线,一往无前,也将无懈可击!
……
PS:金陵篇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,我自己觉得写的还行,这次南下,其实就是为了补足最后的短板。数据显示也还不错,一直在涨,但有些书友说都是跳着看的。也罢,还是回京吧。
最后,求月票啊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