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choa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-第一一二七章:只想活下去-tbx9v

大唐第一村
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
中午吃饭的时候,席云飞的心情很好。
貞觀大名人 白胡子灰帽子
阿诗玛得知他要派人去杀那些海盗,还提出一起去为父报仇的想法。
不过,席云飞见她个子瘦弱,当下就给拒绝了。
不曾想,小姑娘也是要骨气的,脱下身上的衣服,就穿着一件肚兜和短裤直接跳进了海里。
纸醉金迷 秋蝉
来来回回三次。
第一次捞上来几个巴掌大的鲍鱼,第二次是一个脸盆大的海蚌,第三次更是抓了一条大青龙。
“怎么样,我能跟着你们去吗?”
小姑娘眼里泛着仇恨的目光,席云飞最后选择了妥协。
然后,吃着烤好的蒜泥龙虾,喝着鲜美可口的海蚌鲍鱼汤,感叹刚捞上来的就是好吃啊!
下午的时候。
柴绍被传召了回来,不出所料,他们一个土著也没有抓到,甚至连对方的踪迹都没找到。
阿诗玛听到了柴绍跟荆王李元景的对话,原本忧心的眼神里,闪烁着得意的光芒。
席云飞笑着看向柴绍,刚好他也回头看向席云飞。
两人对视了一眼后,席云飞开口了。
“殿下,你先派人跟着阿诗玛去招安那些土著吧。”
荆王李元景点了点头,挥手换来几个人,与他们交待了一番。
见状,席云飞朝阿诗玛说道:“你去带路,能说服他们就说服,说服不了就算了,不用强求。”
阿诗玛抿着嘴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如果他们不愿意,你,你们是不是会杀了他们?”
席云飞看着她,久久没有回应,良久,才说道:“去吧,时候不早了。”
阿诗玛知道,席云飞已经给了她答案,她咬着嘴唇坚强的点了点头,带着荆王的人走进密林。
萬劫帝主
是死,是活,都是一个选择。
席云飞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幽幽叹了一口气。
···
“郎君,这个地方适合开设盐场吗?”
站在海边一座断崖上,荆王李元景指着不远处一片延绵三四里的滩涂问道。
席云飞看了一眼,点点头:“这里是最理想的海盐场。”
“当真?!”荆王李元景一脸的欣喜,恨不能立刻派人动工挖掘盐床。
席云飞手里拿着一份地图,上面就有后世琉球几个海盐场的位置,其中一个就在他们面前。
看了一会儿,席云飞笑着说道:“如果要动工的话,只能选择那个滩涂了,其他地方太远,咱们现在人不多,只能一步一步来。”
荆王李元景微微颔首,一脸期待的说道:“等上元过后,商会招聘的那些人南下,到时候几个盐场就能够一起动工。”
席云飞摇头:“不行,那些人都是用来开荒农田的,术业有专攻,招聘来的大都是佃户和庄农,让他们来挖盐床太浪费了,我打算让那些土著来挖。”
重生之天王 空色微涼
说起这个,李元景回头朝几百米外茂密的树林子看去,这个时候已经是黄昏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那一片林子给人一种很诡异的危险气息。
李元景看着看着,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他尴尬的紧了紧衣领:“呼,毕竟是冬天,这里到了晚上还挺冷的。”
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
#送888现金红包# 关注vx.公众号【看文基地】,看热门神作,抽888现金红包!
席云飞不疑有他的点了点头,将手中的地图折起来,递给身后的诸葛青。
王大锤跟着萧峰和欧阳折梅去高雄,亲卫的工作暂时交给诸葛青负责。
不过,诸葛青毕竟是文职,保护席云飞的主要还是亲卫队的队员。
“老诸,回头你按照地图上我画的圈圈,到高空再勘察一番,确定一下位置。”
“……勘察没问题,只是,能不能不要叫我老诸?”
鬼之替身:我能拥有爱情 我叫小皮皮
“好的,老诸。”
“……”
···
此时,距离海岸线不过七八里远的一处林子里。
啪的一声。
阿诗玛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。
涅火弒仙 世岸斷處亂花盡
身后的两个亲卫队员见状,眉心微蹙,要不是席云飞交待她们不要插手,她们都有些看不下去了。
而且,那个打阿诗玛的是一个妇人,看模样跟阿诗玛有几分相似,想来应该是母亲或者什么亲人。
挨了一巴掌的阿诗玛踉跄着站了起来,用土著语说道:“阿姑,你可以打我,也可以骂我,你们不跟我走没关系,但我一定要带走弟弟。”
阿诗玛说话的时候,红肿的眼睛朝一旁火堆旁哭喊的瘦小男童看去。
男童身上穿着阿诗玛带来的新衣服,手里抓着一根棒棒糖,年纪很小,约莫四五岁左右。
“阿姑不要打姐姐,阿姑不要打姐姐……”
男童一边哭喊着,一边试图挣脱身后的束缚。
抱着他的是一个老妪,满头的白发,脸上的褶子纵横交错。
她面无表情的看着阿诗玛,脸上无喜无悲,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人一般没有半点生气。
那个打了阿诗玛的女人回头朝老妪看去:“阿姆,你倒是说两句啊,这个丫头已经疯了,她这样会害死我们所有人的,你倒是说几句话啊。”
老妪空洞的眼神终于有了变化,她抬起头看向那些披盔戴甲的大唐士兵,又看了看阿诗玛和怀中男童身上的衣服,然后抱着男童的双手一松,看着男童扑到阿诗玛的怀里,姐姐,姐姐的叫着……
那个女人见状,还想上前拉开阿诗玛姐弟,却被老妪喝止了。
“大妮,让她们走吧。”
老妪坐在火堆旁,跳动的火焰在她沧桑的脸上折射出一幅饱受风霜的画卷。
她从一旁柴火里挑出一根木头丢进火堆,接着说道:“还有你们,愿意跟阿诗玛离开的,都可以走,老婆子相信阿诗玛说的话,只要你们好好做事,他们不会伤害你们的。”
那个女人闻言,怒目圆睁:“阿姆,你也疯了吗?”
老妪慢腾腾的抬起了头,直视着她说道:“大妮,我知道你也想走,走吧,活着才有未来。”
“……阿姆。”
那个女人瞳孔紧缩,张了张嘴,两行热泪滚落下来,她无力的跪在地上,哭声越来越大。
她的男人死了,她的两个儿子也死了,为了保护部落,为了保护这个部落的所有人。
她不想让自家的男人和儿子白白死去,她想要守护这个残缺不全的部落。
面对阿诗玛带来的那些大唐人,面对他们手中锋利的刀箭,她知道走不走,不是她能够决定的。

跟着阿诗玛离开部落,不一定能活。
但是,选择留下来的人,肯定会死。
而她,只是想活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