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2wy0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奮鬥在開元盛世 歪嘴椒-第666章 土!計劃流守城讀書-62yss

奮鬥在開元盛世
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
自从王二蛋的黑山部机缘巧合之下,打退了淮南军的进攻,或者说,自从土山推进到了淮南军的第一道战壕的时候,战争的烈度,一下子就被提升了起来。
以前不一样,仿佛跟闹着玩一样,叛军冲过来,淮南军就有一搭没一搭的,你冲过来我就射箭,你不冲,我就歇着,完全是一种被动的状态,双方交手,一天恐怕也没有个三次五次的。
现在。
淮南一方好像着急了一样,不再是那种可有可无的状态,恨不得一天组织十多次进攻,也不知道是为了延缓土山的推进,还是为了杀伤安禄山麾下叛军的有生力量,反正劈杀得很是凶狠。
怎奈……
地形不利!
土山是为了压制汜水关上的守军,在堆积的时候,自然要比汜水关的高度要高,事实上,高尚是控制着将“土山”的高度堆积到四丈以上才缓慢推进的。
淮南军要想攻下土山,受限制很大。
一来,这是仰攻。
双方攻守异位,本来是安禄山一方攻城,结果淮南军如今要攻打土山的话,就变成了淮南一方“攻城”了,仅仅“居高临下”这个优势,就让淮南军吃尽了苦头,别的不说,仅仅箭矢一项,从上而下,跟从下而上,不但在射程上差距明显,就连威力都不一样。
二来,安禄山叛军受到了黑山部经历的启发和示警,即便在运送泥土的时候,也都随身带好了骑弓羽箭,一见淮南军现身,顿时就是一阵箭雨泼洒,逼得淮南军不得不后退,到了最后,干脆在土山的山顶安排了一支五百人的队伍进行防卫,只要淮南军不能在短时间内攻占土山,负责背土上山的众多叛军,就能迅速过来支援……
所以,即便淮南军作战很是勇猛,但是在完全丧失了地形的优势下,也很难遏制住土山的推进。
客观的说,随着土山一步一步地逼近汜水关,叛军攻城的优势,变得越来越明显……
“三郎……”
谢家第二代部曲,汜水关的原有的守将,谢小智,面对这谢直欲言又止。
谢直一笑。
“不用担心……”
谢小智一声苦笑,能不担心吗,人家安禄山的土山,都要向前推动一里地了,再往前一里,就要推动到汜水关的城下了,还不担心?等到叛军站在土山上用弓箭压制了汜水关的城头再担心不成?
谢直一见他欲言又止的德行,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嘿嘿一笑,直接问道:
“郝好呢?”
“出城了……”
谢小智虽然不知道谢三郎为啥要问起谍报司的土耗子,不,自从那一次赏功之后,汜水关中人,不管是谢直亲自带来的淮南铁甲还是汜水关本身的守卫,以及洛阳、汜水两地支援来的青壮、工匠,都没有人称呼这个名字了,都变成了称呼“郝好”这个大名,以此来表达对淮南谍报司甲级技术师的尊重。
“他说要出城去看看具体的情况,今天早晨跟我申请了腰牌,看这个时间,应该回来了吧……”
“等他回来,叫他过来……”
谢三郎语气轻松,半是调侃半是说正事地说道:
“郝好可是答应我,要用城外的地道拖延叛军十五天,这可是立下了军令状的……
如今刚刚十天的功夫,眼看着叛军就要推动到城外一里了,如果再让他们向前推动,等推动到了一箭之地,那人家安禄山可就能用弓箭威胁咱们的城防了……
这事儿,他得给我说清楚喽!
要不然的话,即便他是淮南谍报司的甲级技术师,军中出狂言,照样也要军法从事的。”
谢小智听了,默默点点,若有所思。
倒不是感慨谢三郎治军严谨,而是对“拖延”二字多了几分感触。
谢直率领抵达汜水关之后,在第一场作战会议上,就直接明确了一点,此战,不求杀伤,只求拖延,目标,两个月!
刚开始的时候,谢小智听过也就是算了,按照他的理解,能够利用汜水关的地形,阻碍安禄山十万叛军两个月的时间,那就是守卫住了汜水关了,啥拖延不拖延的,这就是汜水关的胜利!
而现在一看,谢小智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,谢三郎在守卫汜水时候的种种举措,好像都是以“拖延”为目标的。
比如,城外的地道。
挖掘地道,丰富汜水关的防御体系,谢小智举双手双脚赞成,要不然的话,他也不能再安禄山叛军土山逐步向汜水推进的时候这么着急。
黑暗中的光明
按照谢小智的想法,既然地道对阻敌的效果这么好,就应该加大投入,好好地把“地道体系”保护下来。
不像现在,在抵挡土山推进的时候,谢三郎直接要求,在控制伤亡的前提下,延缓为主,说白了,就是没事就打一打,只要别让叛军随随便便就能推动推动土山前进,就行,重点是保障淮南军的有生力量,千万不能伤亡过甚。
谢小智看来,这不是本末倒置么!?
留下有生力量,乃是为了守城,现在,地道防御体系,明显比有生力量守卫关城的作用要明显,怎么能重有生力量而放弃了城外的地道体系呢?
而今天,在谢三郎再次言及“拖延”二字,让谢小智有了一层新的认识。
恐怕……
在三郎的心里,如何使用防御体系对汜水关进行防守,是以时间为准!
如果是这样的话,一切就能解释清楚了。
地道防御体系,延缓叛军多长时间……
城防体系,延缓叛军多长时间……
突然使用火药弹,延缓叛军多长时间……
甚至,城中巷战要延缓叛军多长时间!
谢三郎,必然是给“延缓”二字,制定了一整套详细的时间计划!
守城,按部就班即可!
所有防御体系被破坏都不是个事儿,只要按照计划推动就行了……
既然如此,就没必要将有限的有生力量调动起来,去阻碍土山的推进了,说不定,在谢三郎的计划中,对有生力量也是有安排的……
許妳壹世錦繡繁華 落殤夙
想明白了这一切,谢小智顿时傻眼了,古往今来,就没听说过如此守城的,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,谢家三郎恐怕能够开辟一个新的守城流派……计划流?
就在谢小智发呆的时候,谢直突然开口。
“对了,让你准备的那些事儿,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谢小智如梦方醒,“都准备好了,只等副帅下令,随时可用!”
他刚要详细地介绍一下工作,门外突然有人来报,郝好回来了。
他一进门,谢直也是无奈啊,怪不得谍报司好多人现在都改不过来、一直管他叫“土耗子”,实在是太像了,尖嘴猴腮不说,一口牙就这么往前顶着长,尤其两颗大门牙,都长出了嘴唇之外,即便郝好奋力抿嘴,也难以挡住他的这份“别致”,尤其是这哥们也不知道刚才干啥去了,折腾得一身土一身泥,冷不丁一看,还真以为是耗子成精了。
“三爷,您找我?我刚才出城去了……”
木青书院 绯村千羽
谢直点头,把对郝好外貌的臧否都收在心里,问道:
“十五天的军令状,还记得吧?
这刚刚十天,叛军就把土山推进了一里,马上就要到一箭之地了……
你有啥想说的?”
郝好闻言,傲然一笑,两颗大门牙的存在感更加强烈了,他却没有丝毫遮掩一二的意思,言语之中透着一种“淮南谍报司技术师”特有的骄傲。
“三爷!
郝好说了,十五天,就是十五天!哪怕差一个时辰,叛军也别想靠近城墙!
而且,小人今天出城实际探查过后,信心更加充足!
莫说是叛军十五天难以靠近汜水关城墙,就是十五天,他们也难以走进一箭之地!”
那睥睨的架势,弄得谢三郎都是一愣。
“哦?这么有信心?人家那土山可是推进到一里之地了……
难不成,今日出城,又有了什么新的发现不成?”
郝好哈哈一笑。
“果然,什么都瞒不过三爷!”
说完之后,刻意压低了音量,仿佛正要说的东西,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一样。
“三爷,小人发现,叛军堆积的土山之上,多了很多树木的枝丫,而且,通过这几天的观察,小人发现,这树木枝丫,竟然有越来越多的趋势……”
郝好一语出口之后,谢三郎顿时目瞪口呆。
堆土山,还带往里面放木头的?
“这是找死不成!?”
找死不找死的,不知道,反正王二蛋是被逼急眼了……
不错!
在土山里面埋木头,正是这位黑山部少族长的“创举”!
被逼的……
那一天在土山山顶,突然遭遇了淮南军的强攻,也是被他机缘巧合,用装土的口袋,当做滚木礌石,打退了淮南军的进攻。
按道理,有功,高尚这个实际负责“堆土为山”的最高负责人,应该对黑山部进行奖励才对。
但是,王二蛋却没有等来……
不但没有等来奖励,还等来了梁满斗的步步紧逼——要求黑山部四十三人单独成组,然后每天还要求了一百人左右的填土量,最关键的,没有布口袋的补充……
黑山部的布口袋,都当滚木礌石,跟着泥土砸向淮南军了……
王二蛋一听就明白了,我说教主最是公平不过,我们黑山部立下这么大的功劳,保住了“土山”不失,教主无论如何也得奖励一番才是,怎么这么长的时间都没个动静啊……
现在明白了,敢情问题出在梁满斗身上!
一定是他特意没有上报这一次黑山部的功绩,不但没有上报,还刻意为黑山部的后续工作增大了难度,这就是诚心的!
“哥,咱找他评理去!”
三蛋当时就不干了,就要找梁满斗讨要一个说法,却被王二蛋一把给拦住了。
“傻兄弟,现在还不是时候!”
“哥,您这是……啥意思,我没听懂……”
王二蛋嘿嘿一笑。
“兄弟,说你傻,你还真是不聪明啊……他梁满斗之所以这么做,为啥,想过没有?”
王三蛋冷哼一声
穿越之莫与我拼娘 北小端
“还不是因为咱们黑山部是个小部族,比不上他们黄马部?别说咱们黑山部青壮上千,就是雄鹰部还没有全员战死的时候,借他两个胆子,也不敢如此对待咱们黑山部!”
王二蛋点点头,却又摇了摇头,对自家兄弟说道:
“你说的这个,对,也不对。
对的地方,正是你所说的实力的原因,才让他有了胆子这么干……
但是,不对的地方,却是你仅仅说明白了他为什么敢这么干,却没有说明白他这么干,到底是图啥……”
王三蛋差点给绕晕了,想了想,干脆不费脑子了,直接问:
“哥,你说,他图啥?”
王二蛋顿时一声冷笑。
“图啥?还不是图咱们的那点功劳!”
“哥,你是说,咱们守卫土山的功劳,他要?!”王三蛋一听就急了,“那咱们还不找他去!?实在不行,找教主评理去!”
王二蛋摇摇头。
没钱看小说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“这点事儿,找教主,不怕教主嫌你烦吗?
至于找梁满斗,还没到时候!
这么说吧!
他之所以不给咱们报功,又不给咱们补充装土的布口袋,还给咱们加大了任务数量,就是要逼着咱们找他去!
找他,就是咱们求他,他就可以提要求了!
你说,我如果真去找他梁满斗,要求他把任务量给减下来,再给咱们补充点装土的布袋,他要是要求咱们把功劳让给他……
我怎么办?
一边是部族,一边是功劳,咋选?”
王三蛋听了,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咋办好,索性就问:
吸血鬼公主的秘密第一季
“哥,你的意思,这功劳咱们就不让?”
“不让不行啊……”王二蛋一声长叹,“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,实力不行,就算这一次咱们顶住了,他梁满斗正好管着咱们在中原征战的事儿,下一次再给咱们用点招数,可能就不是填土这么安全的事情了……
所以,功劳,不让不行!
但是,就算是要让功劳,也得让他找我,功劳可以给他,不过,我多少也得给咱们黑山部要出来一点实惠啊……”
又是一声长叹。
“谁让咱们黑山部只是一个青壮过百的小部族呢……
就是……”
王二蛋在说这个的时候,难免有点不好意思。
“就是……这段时间,恐怕得辛苦咱们的兄弟受点委屈了……”
王三蛋算是听明白了,胸脯子一拍。
“哥,你放心!
咱们黑山部的兄弟们,受点委屈,不算啥,只要能给部族落下一点实惠,能让咱们日后带着大唐的好东西回部族,就行!”
王二蛋在统一了部族的思想之后,咬着牙,干活!就为了一个“谁找谁”的主动权,硬生生地把那将近一百人的任务量给接下来了。
不过呢,很多事,不是你想做就能做成的,至少要看一下具体的条件……
比如,王二蛋带着黑山部的青壮压着呀干活,却也难,主要的限制条件,是工具。
师父不断袖
仙元界 陽雪
装土的布口袋,一个都没有了,只剩下不到二十个箩筐。
仅仅用箩筐往土山上抬土的话,又慢,活还不好干……
最重要的,整个部族,得有十来个人没事儿干。
招魂先生
即便他们都很自觉地与其他人进行乱换,却也是在客观上造成了人力的闲置和浪费……
怎么办?
王二蛋也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,一边是闲置的人力资源,一边是军中下达的“任务”,完不成、犯军法、看你没商量的那种……
最后,王二蛋一咬牙,做出了一个超出所有人想象的决定。
砍树!